今年十一假期有八天,毫无疑问,这仍然是假期前后加班调休拼凑出来的。简单记录下这个计划赶不上变化的假期。

原计划我们是不准备回洛阳老家的,也就没有提前买高铁票。北京的家里就剩我们一家三口了,能预感到由我和宝妈来带宝宝,这个十一肯定难以出门。宝妈自信的认为,她一个人就能带好宝宝,再加上我假期在家,肯定没问题,我也就相信了这件事。但是最终证明,我们有点自信过头了,或者说我们还没做好在家连待八天的心理准备。

假期的第一天,全家都没出门,窝在家里围着宝宝转。虽然无聊,但是毕竟刚开始,还能忍受。假期第二天,同第一天一样窝在家里。只是宝宝拉肚子了,一天拉了八次。尤其是中午时,宝妈趁宝宝睡着,外出去剪发了。结果没多久宝宝就醒来了,只能我一个人在家带宝宝。这期间宝宝不仅拉肚子,而且感冒鼻涕流不停。鼻涕都快流到嘴里了,倔强的宝宝还不让我给他擦,看到我拿着纸巾的手靠近就扭来扭去。拉粑粑时,我一个人没法给他冲洗,只能先用纸巾尽量擦干净了。倔强的宝宝非常不配合,搞的我裤子上都是粑粑。回忆下当时的场景,真特么狼狈。因此,这直接促使我决定回洛阳去。于是买了三号的高铁票,又把今年剩余的两天年假给申请休了,加上假期后的第三天是周末,相当于多放三天假。

假期第三天,早上还不到七点钟,就把睡梦中的宝宝叫醒了。慌里慌张的整理好前天晚上未整理完的东西,叫了个滴滴快车。当天去北京西站的路上,交通还算可以,据滴滴师傅说比假期前两天好多了。只是离目的地还剩几百米时,堵的不行。堵了大概十分钟,司机师傅说把我们送到附近的停车场,然后让我们自己走过去。这也是个不错的方案,不然快车按时间计费,不知道还要多花多少钱呢。一路上宝宝都在睡觉,进站后可能因为比较吵,宝宝就醒了。看着候车室内的那么多人,宝宝显得比较兴奋。终于等到开始检票了,带着宝宝上了高铁。一路上宝宝太闹腾了,也没怎么睡觉。为了不让宝宝的哭声打扰到别人,我和宝妈只能轮流抱着宝宝在车门处不停的转。毫不夸张的说,我们这比买站票还累,毕竟一路上没怎么坐,还要抱着这快20斤的宝宝。到洛阳龙门站后,宝宝的叔叔和爷爷已经开车来接了,总算带着宝宝顺利回到家了。

假期第四天和第五天,因为我叔家的儿子结婚,就在家里帮忙了两天。跟往年一样,十一假期是结婚的好日子,结婚的人非常多。

假期第六天,我和宝妈带着宝宝去拜访了一位之前在洛阳工作时的同事。是同事也是朋友,自我北漂后见面不多,但是一直有联系。他在洛阳龙门山上租了块地,搞了个自己的农场,俨然成了农场主。

假期第七天,我和宝妈带着宝宝来到了宝宝的外婆家。因为正处于农忙时期,外婆家也在忙着犁地种麦子。感觉我们待久了有点添乱,于是住了一晚上后第二天上午我们就返回了。

假期的后面几天,就窝在家里休养生息了。洛阳的天气比北京还冷,没啥事情真的是门都不想出。

假期的最后一天,也就是昨天,按计划我自己返回北京了。宝宝的爷爷原计划是要住院做手术,但是十一期间吃了药后感觉不疼了,也就先吃药来控制吧,观察一段时间再说。家里也在忙着犁地种麦子,等忙完后,按照计划,宝宝会和妈妈以及爷爷奶奶一起回京。然后宝妈也要开始找工作了,不能再全天陪着宝宝了。

总的来说,这个十一有点计划赶不上变化,不过还好,随机应变吧。另外随着天气变冷,最近的国内的疫情有反弹迹象,还是要做好保护工作,保护自己也是保护家人。

标签:星辰 北京 洛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