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(晚)是农历的除夕,明天就是大年初一。辞旧岁、迎新春,就在此时。

有时候怀念小时候的春节,那时没有疫情,过年可以放鞭炮、走亲戚。如今,失去了太多的自由,连回家都是件不容易的事情。新的一年,只奢望能够平平淡淡,家人平安健康。

去年春节,原计划是不回老家的。由于星辰宝宝的爷爷三叉神经痛,药物已经不起作用,只能回去做手术(球囊压迫术)。做完手术,疼痛的确消失了,只是刚刚一年,疼痛就又复发了。无奈,这次决定在北京做手术。之所以在北京,一是因为疫情原因回去不便,二是本次的微血管减压术,需要开颅,风险更高,还是交给条件更好的医院来做吧。付出的代价,就是更高的手术费,以及更低的报销比例。只能说,破财消灾吧。

由于事情太多,让我感觉比较烦躁。本就无聊的新年,让我甚至有点厌恶。住院就意味着我要去陪护,要在医院待一周多。年前的这一个月,我已经请了太多次假了,都是因为去医院。

昨天,不顾星辰宝宝的哭喊,我们强制带着他去理发了。理发师傅三下五除二,理了个小平头。由于理的太快,最后简直跟狗啃似的。即便这样,短头发的星辰宝宝让我们感觉瞬间长大了许多。

随着星辰宝宝的逐渐长大,我感觉成长日记越来越缺乏素材了。因为与上次记日志时相比,我感觉不到他有什么明显的变化。可能宝宝大了,就变化的慢了吧。

整体来说,星辰宝宝还是一个很乖的宝宝。除了有点爱哭,偶尔有点任性。平日里,辰妈经常说星辰宝宝是个小暖男。

思前想后,新的一年,我的首要目标还是要多赚钱。我希望家人平安健康,实际上他们的健康我决定不了,一旦生病,就需要金钱支持。所以,唯有多挣钱,才能让我宠辱不惊、安之若素。

标签:星辰 新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