按计划,星辰宝宝跟奶奶于上周六从洛阳老家返京了。从四月底回去,在老家度过了约 50 天。

疫情的缘故,如果我们回去接的话,会被要求居家隔离一周,无法立即返京。星辰宝宝的爷爷,计划外出打工。因此,星辰宝宝只能跟奶奶一起乘高铁回京了。以往都至少有两个大人跟星辰宝宝一起乘高铁,本次只有奶奶一个人,另外还要拉一个行李箱,这让我跟辰妈非常担心。

从洛阳进站时,我们爱莫能助。但是到了北京,我跟辰妈准备去接站。于是上周六下午,我跟辰妈提前达到了北京西站。通过爱心窗口,顺利办理了接站手续。等到高铁到达前 10 分钟,才被允许通过指定候车厅进入到站台。当高铁缓缓进站,灯光照亮了略显漆黑的站台,我和辰妈异口同声:好激动啊。车门打开的那一刹那,按照约定,辰妈负责车厢后门,于是我快速朝车厢前门跑去,还没跑到,辰妈就喊看到星辰宝宝了。于是我快速返回,刚好星辰奶奶抱着星辰宝宝拉着行李箱出来了。辰妈上去接过星辰宝宝,我也赶紧从星辰奶奶手中接过行李箱。接着出站,打出租车,历经一个小时,终于到家了。

打开房门的那一刻,星辰宝宝激动的第一个跑进去了,完全不怕漆黑。打开灯后,跟之前返京后一样,也跟我们预料的一样,星辰宝宝仿佛发现了新大陆。客厅里的各种玩具和车,都要摸一遍。我和辰妈发现,星辰宝宝跟我们还是有点生疏的。我们跟他说话,他总是不吭声。毕竟分开了近两个月,微信视频跟面对面的交流是不一样的。

回来两天后,星辰宝宝跟我们熟悉了,从当初的保持距离到现在的害怕分离。昨天早上,我和辰妈出门前,跟星辰宝宝再见,当我们一关上门,他就委屈的哭了,说不想让爸爸妈妈上班。今天早上,好像比昨天好一点,但是依然关门就哭。

星辰宝宝回来的这几天晚上,我跟辰妈都没睡好。天气比较炎热,空调开太久怕他着凉,又怕晚上翻身压到他,我一丝都不敢动,睡的浑身酸痛,一晚上要醒好多次。还是感觉一米八的床不够宽,于是辰妈准备再买一张儿童床,跟大床并在一起让星辰宝宝睡。

两岁十个月的星辰宝宝,真的是大宝宝了,什么都懂,巧舌如簧,总能为自己不想干的事情找到理由。

标签:星辰 北京 洛阳